不論今天心情如何,別忘了明天永遠是一個新的開始,加油囉!

 

 

我買了北上的車票,而妳則站在南下月台,手中捧著一大堆畢業季節常見的花束。突然來的一陣風,不曉得是列車進站帶來的,還是我的緊張讓我產生了幻覺。

 

 

但妳的倩影如此鮮明,讓我一眼望去就直覺地想呼喊妳的名字……

 

 

這一幕,讓我想起了三個月前我們在四草大橋的時刻,那個畫面是如此地鮮明。

 

 

那是個悠閒的禮拜四下午。天空的藍是畫筆無法真實呈現的,和煦的陽光散發著相機拍不出來的溫度。

 

 

空氣似乎凝結了,我的心揪也在一起。我盡可能抑制逐漸急促的呼吸,我擋不住內心的澎湃,把事先練習許久的話語順口送出:「好喜歡在這邊吹海風。」

 

 

但那根本不是我想講的!

 

 

我一轉頭,只見妳一口吃著剛才我慌張掏出零錢所買的紅豆口味豆花。

 

 

一如往常,半糖,去冰。

 

 

我沒心情管它這次是否又太甜,也不在意只拿一了根湯匙的我待會兒要怎麼吃。

 

 

我只是當下就後悔自己的孬。

 

 

「吃啊,你怎麼不吃?很嫩耶,你看它的紅豆,好大顆,吃起來好綿密喔。我最喜歡吃這家的了。還好今天大家都很在上課,不用排那麼久。」

 

「嗯。」我不是很注意地聽妳在講什麼。

 

 

「你怎麼啦?怪怪的,平常你都是大口大口吃的。你再不吃我待會兒把你的也吃掉囉。」

 

 

妳又一次展現率直的個性。

 

 

我心沉了一下。不曉得怎麼接話。心裡想著到底要不要講,該不該講。講了之後我是該為接下來的尷尬做好心理準備,還是就乾脆不管豁出後的結果。

 

 

總之,我當時就是一個比在熱鍋上的蟻螞還緊張的心情。我額頭冒出的汗比還來不及擦,妳就順手遞了面紙過來。

 

 

「有這麼熱嗎?」

 

 

這,讓我更慌了。

 

 

不是熱,是「不安加焦慮」乘以平方。

 

 

我心裡的這個問題已埋藏在心底近兩年,現在即將畢業的時刻,面對自己躊躇的態度,真不曉得我生來的膽是不是比別人小顆。

 

 

妳話題一轉,可能是妳不想繼續籠罩在這低氣壓造成的不自在,也或許是妳真的又是有聊不完的話題。妳問我畢業當天有沒有人獻花。

 

 

老天才知道我現在很是不是關心這個相較之下根本微不足道的問題。

 

 

「有啊,幾個同學,還有社團的學弟妹啊。我想一下,對了,Judy  說她也會來喔。」我敷衍了一下。

 

 

「真的?Judy 會回來?騙人,少來了。她人在美國怎麼可能?」

 

 

「怎麼不可能?當初是我引薦她擔任畢聯會的會長耶。她說她願意友情贊助。」

 

 

「機票你付喔?我想是你自已出的吧!」

 

 

「小姐,妳太小看我了吧。」我略帶心虛地講。

 

 

「總之她跟我說她會回來就對了啦。」

 

 

感覺出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,妳接著又問:「你那部二手機車會賣給學弟還是寄回去?」

 

 

「賣掉吧。反正當兵也用不到。與其放著生灰塵,不如賣給學弟。」

 

 

「賣不了多少錢吧!?」妳嘟著嘴說。

 

 

「不知道耶,還是……給妳騎好了!」

 

 

「給我?你開玩笑吧。不要啦,我又用不到,而且我也沒駕照啊!」

 

 

「是喔?」我原本的熱情被妳澆熄了一半。

 

 

「對了,趁我還沒忘,先問你。你都是先吃飯還是先喝湯?」妳接著問。

 

 

「我會先喝別人的湯,再吃自己碗裡的飯。」我斬釘截鐵地說。

 

 

我心想,這沒來由的無厘頭的問題,怎麼在這個時候問?我當然回敬妳一個搞笑式的回答。

 

 

聽見妳傳來那招牌的爽朗笑聲,加上海風吹拂著妳柔細的髮絲,我們一起望著遠方逐漸西落的夕陽,此刻的我,覺得好幸福。

 

 

妳總是會躲掉我刻意做給妳接的球,每當同樣的情況出現,我就像是四肢被五花大綁,嘴裡又塞著棉花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般地不知如何回應。

 

 

我心理盤算著,講了不該講的話,還是該講的話沒講,不管我選哪一個,總之都是錯的。與其帶著這個遺憾帶進畢業典禮會場,與妳道別,不如講了之後讓心裡舒坦些。我不想給妳要立刻回應的壓力,但內心已被狂妄、自私、無恥、貪婪的想法所佔領,我的理智已在海中載浮載沉。

 

 

只是,這一浮沉還真久。

 

 

終於,這問題在內心的壓力鍋裡還是待不住的,我脫口而出:

 

 

「我們可以在一起嗎?」

 

 

「什麼?」妳的聲音略為尖銳,尾音還往上揚。

 

 

我似乎料到妳會這樣,所以很自然地把速度放慢,又問了一遍。

 

「我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妳臉一側,嘴裡原本咀嚼的動作停了下來,凝視著前方敲打著岸邊石頭的波浪,心裡若有所思的樣子。妳把雙手環抱著膝蓋,抿著嘴角。從來沒看過妳這樣,這麼地沉默,沉默到我都有點嚇一跳,對自己剛剛莽撞的問題懊悔不已。

 

 

我會不會太自私了?

 

 

「幹嘛問這個?」妳用銳利的眼神瞪著我。

 

 

「沒有啦,開玩笑的啦!」這個謊說得還真是不專業。

 

 

「真的嗎?我以為你說真的。」接著繼續吃妳的豆花。妳是給我台階下吧。

 

 

對話停了幾分鐘。

 

 

我隱約發現,妳眼角泛著淚光。

 

 

這時候,妳的答案是什麼對我而言已經不是那麼重要,因為如果這個答案要拿妳的傷心來換,我寧可不要知道,讓它石沉大海也好。

 

 

妳還是忘不了他吧!

 

 

「豆花還不錯吃吧。」我已經詞窮了。

 

 

那天,豆花好像才是真正的主角。

 

 

「我送妳回去吧。妳等一下不是還要打工?」

 

 

「對啊。」妳的語氣略帶沮喪。

 

 

我不經意看到妳拭去了眼角的淚,我真的好心疼。

 

 

「我有點累耶,今天不太想去。」

 

 

「可是現在快五點了耶,找得到人代班嗎?」

 

 

「你啊!」妳一副正經樣。

 

 

「可以嗎?我,我 ok 啊!」

 

 

「開玩笑的啦!今天禮拜四,店裡不會太忙,撐一下就好了。」

 

 

只見妳透露一種憐惜的神情,怕我真的幫妳代班似的。

 

 

妳是個善解人意的女孩,總是不好意思麻煩人家,其實妳不曉得,我有多麼想讓妳麻煩……

 

 

回程路上,妳緊抓著我的衣角,我知道我們畢竟只是朋友……很好很好的朋友。

我沒能有這個機會,讓妳像路上情侶一樣,把臉靠在我背上,感受我的心跳。

 

 

這次,換我眼角泛了淚光……

月台的廣播把我的思緒拉了回來。南下的列車已駛離,妳早也消失在人群中,而我的心,則繼續在人海中漂浮。

 

 

我彎下腰拿了背包,抬起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 

 

 

 

是妳!真的是妳!

 

 

帶著欲言又止的表情,衝過來抱住我,像小孩一樣放聲大哭。

 

 

此時,我不僅知道了橋上問題的答案,更知道原來妳要的是從正面去感受我的心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輕輕地吻了妳的額頭,緊緊地抱著妳,永遠永遠也不要放手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newsjkev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carolga
  • 好感人
    要加油唷 好好的維繫彼此間那微妙的小動作!!!
    幸福.....
  • 你說得很對,這種感覺是很難得的。曾經擁有的人,恭禧你,正在擁有的人,恭禧 x 恭禧你!

    newsjkevin 於 2009/05/02 23:18 回覆

  • kelly
  • 好動人的故事,希望你得到答案這一刻開始,列車會一直停靠在"幸福"這一站,
    恭喜你得到你要的答案嚕~
  • 希望大家都有!

    newsjkevin 於 2009/05/02 23:20 回覆

  • claire0904
  • 好美的畫面喔!......還有續集嗎?
  • 看大家喜不喜歡看囉!

    newsjkevin 於 2009/05/02 23:2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蜜蜜
  • 好感人偶!看完後都快哭出來了!
    你的文筆好細膩偶!
  • 感動的能力是上帝給人最好的禮物!

    newsjkevin 於 2009/05/03 00:22 回覆

  • ERICA
  • 我也要推一下....續集 續集 ~~期待續集的出現呢....
  • 不好意思,總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是一種情緒的抒發,上不了檯面,有沒有續集……說真的,不知道耶。^_^lll

    newsjkevin 於 2010/06/26 22:14 回覆

  • 妲妲
  • 哇塞!!!真的假的??好浪漫喔! 後來咧???
    她是師母嗎?? (你一定想打我...........)